诚信为本.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新闻资讯

首席展望|天博综合上投摩根杜猛:新能源预计仍是今年景气度领跑方向

  天博综合2021年是不平凡的一年,A场一波三折的走势背后,是以“茅指数”为代表的传统白马股归于沉寂,“宁组合”产业链的异军突起。

  迈入崭新的2022年,资本市场又将如何演绎?近日,澎湃新闻记者专访多名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师、首席经济学家,明星基金经理,把脉投资新主线,挖掘市场新机会,展望市场新走向。

首席展望|天博综合上投摩根杜猛:新能源预计仍是今年景气度领跑方向(图1)

  “2022年的机会好于2021年。”近日,杜猛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,市场整体上估值的修正大体上已经完成,2022年国内的流动性仍然是比较宽松的,财政政策也是比较积极的,全年的经济增速可能是一个从低到高的走势,对权益资产的表现是有利的。

  杜猛认为,2022年的市场机会将会相对均衡。2021年A股的机会主要集中在几个赛道上,如果没有成功抓住这些赛道,2021年投资难度会比较大;而2022年市场不只是新能源,半导体、消费、医药等都会在2022年有一些自下而上的机会。

  从电力设备行业研究员,到基金经理,再到上投摩根基金的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,杜猛有着19年经验和长达10年成长股投资经验,他不仅是上投摩根基金权益投资团队的领军人物,也是业界重量级的投资老将,同时他更是坚定的成长股和新兴产业投资旗手。

  新能源车是众多科技赛道中,杜猛尤为偏爱的,他在2018年就曾提出过非常看好新能源车行业。关于新能源产业链在2022年的机会,杜猛认为,从景气度来看,新能源仍然是2022年景气度领跑的行业方向。

  “新能源车行业增速可能也还是在100%以上。电池叠加储能,产量增长可能还不止一倍。光伏行业按照目前我们对2022年的判断,行业增速预计在50-60%。”杜猛判断,上述行业在今年A股仍然是业绩增速有望领先的行业。天博综合

  杜猛比较A股历史数据后表示,景气度领先的行业不存在太大的风险。另外从估值的角度上看,大部分的新能源车和光伏的股票对应于2022年的估值也没有那么高,虽然2021年涨的很多,其实它并没有拔估值,完全来自于业绩的增长,由于行业仍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2022年仍然会有比较好的预期投资回报。

  “唯一可能不同的就是,2022年可能不会像2021年这样相对全市场其他行业呈现碾压式的上涨。”杜猛指出,相比过去的贝塔行情,新能源板块在2022年将会出现明显分化,有成本优势、技术进步、产能高效的公司将会逐渐凸显出来,因此,投资上需要围绕投资性价比进行更为细致的选股。

  谈及2022年开年以来新能源板块的调整,杜猛表示,波动是资本市场的常态,可怕的不是波动,而是基本面和长期逻辑的崩塌。新能源行业尽管近期波动较大,但2022年“光伏+新能源车”等行业渗透率提升的逻辑依然清晰且可预见、可跟踪,全市场行业比较来看,新能源仍然是2022年行业增速领跑的板块,也是估值与增速匹配性价比最优的行业之一。近期的回调使得许多优质标的又回到了估值合理甚至被低估状态,未来它们有望成为获取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。

  而对于白马股在2021年的回调,杜猛认为,业绩增速与估值的不匹配是主因。2021年春节后,核心资产、大市值公司,包括消费、医药行业有一个比较大的回落,经过近一年的调整,全市场的各类资产估值都达到了一个相对均衡或者合理的状态。

  “消费、医药,通过2021年一年的调整,出现了不少的有吸引力的机会,但是目前看,可能不是行业整体性的机会,以个股自下而上的机会为主。”杜猛还看好一些传统行业,比如建材、轻工等,“如果景气开始恢复上升,性价比还不错,也是可以自下而上去挖掘的一些机会。”

  杜猛的代表作——上投摩根新兴动力混合型基金,首发管理至今已超过10年时间,是一只长跑业绩非常出色的产品。上投摩根基金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自杜猛2011年7月13日管理上投摩根新兴动力基金(A类)以来,任职回报高达645.59%,年化回报21.13%;并且中长期业绩长期位居同类排名前列。银河证券数据显示,上投摩根新兴动力基金近3年、近5年、近10年收益率分别为293.04%、259.67%和747.26%,在偏股型基金中同类排名分别为14/408、13/342和3/242。

  杜猛:2020年底2021年初,我们预计2021年的投资不太好做。大概率是个震荡市场,指数上没什么空间。做得好会有正收益,如果节奏或者结构不好,投资有可能负收益。现在来看,市场大体如此。

  如此判断的原因是,过去几年,尤其是从2018年开始,由于破除刚兑,整个社会的无风险收益率快速下行,居民获得收益正变得越来越困难——买房子赚不到什么钱,银行理财的收益也在快速下行。很多长期的钱开始进入股票市场,过去两年涌入市场的资金推升了股票资产,尤其核心资产的价格,并在2020年年底到2021年年初到达了一个高点。这个股价高点再叠加2021年的宏观经济变化(增速在一季度达到高点,然后逐渐下行,且流动性一直在收),所以市场整体的表现,就是这样一个情况(一季度见高点,然后震荡,调整,存量行情)。

  澎湃新闻:近两年A场的分化严重,尤其是2021年白马股大幅回调,例如消费、医药等,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?

  杜猛:业绩增速与估值的不匹配是主因。2021年春节后,核心资产、大市值公司,包括消费、医药行业有一个比较大的回落,经过近一年的调整,全市场的各类资产估值都达到了一个相对均衡或者合理的状态。消费、医药,通过2021年一年的调整,出现了不少的有吸引力的机会,但是目前看,可能不是行业整体性的机会,以个股自下而上的机会为主。

  杜猛:我们始终认为,权益投资实际上是投未来,任何一笔投资都是投资一个时代,投资这个时代优秀的行业。因此,我们必须跟随时代变化,去积极寻找未来五年至十年最符合时代发展趋势的产业,找到里面真正能够成长起来的公司。

  我们的基本投资策略是基于资产的性价比去做投资。买入前都会对它进行一个估值,或者进行市值的预判:一年两年或三年他大概应该能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?持有它我大概能够获得的年化收益,概率是能多少?如果我们计算下来,持有一年可能都没收益,那就不会去买入。

  澎湃新闻:新能源车、锂电是2021年最亮眼的板块,从基本面和估值看,是否已经高估?有哪些细分方向更值得关注?

  杜猛:过去20年,中国市场经历了由房地产拉动的经济周期。我个人认为中国下一轮的周期是能源周期,它是以新能源、新能源汽车为主要抓手或为主要推动力的这样一个周期。

  从景气度来看,新能源仍然是2022年景气度领跑的行业方向。新能源车行业增速可能也还是在100%以上。电池叠加储能,产量增长可能还不止一倍。光伏行业按照目前我们对2022年的判断,行业增速预计在50-60%。这两个行业大概率仍是今年A股增速领先的行业。

  从A股历史上看,景气度领先的行业不存在太大的风险。另外从估值的角度上看,大部分的新能源车和光伏的股票对应于2022年的估值也没有那么高,虽然2021年涨的很多,其实它并没有拔估值,完全来自于业绩的增长,由于行业仍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2022年仍然会有比较好的预期投资回报。唯一可能不同的就是,2022年可能不会像2021年这样相对全市场其他行业呈现碾压式的上涨。

  相比过去的贝塔行情,新能源板块在2022年将会出现明显分化,有成本优势、技术进步、产能高效的公司将会逐渐凸显出来,因此,投资上需要围绕投资性价比进行更为细致的选股。

  杜猛:我们认为,2022年的机会好于2021年。当前时点往后看,市场整体上估值的修正大体上已经完成。2022年国内的流动性仍然是比较宽松的,财政政策也是比较积极的,全年的经济增速可能是一个从低到高的走势,对权益资产的表现是有利的。

  2021年无论是医药或是消费,核心资产表现较弱,很多大市值公司股价从年初至今回落很多,估值经过一年的消化,回到可投资范围、相对较合理区间,2022年这些公司可能存在一些机会,而整体市场估值仍处于相对低的位置,所以2022年有一个良好开端,不像2021年年初比较亢奋,虽然拉了一把,但股值仍处于高位。2022年开端,很多股票的估值并不是在高位,这是第一点。

  第二点,居民财富进入到权益市场是一个长期过程,一旦开始不会(很快)结束,2022年看还是持续流动的过程,因此2022年的市场相对比较乐观,大概率比2021年好做一些。同时,预计2022年的PPI在年中左右会因上游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而出现见顶回落。而我们A场,大量的上市公司都是属于制造业,2021年制造业由于上游资产价格暴涨,受到了成本压制。2022年这些压制的因素,能源紧张的因素,都可能慢慢缓解。所以,对于周期性相关类资产,我们2022年是偏谨慎的,但就整个市场来说,大量的制造类上市公司会面临业绩改善机会。

  杜猛:2022年的市场机会将会相对均衡。2021年A股的机会主要集中在几个赛道上,如果没有成功抓住这些赛道,2021年投资难度会比较大;而2022年市场不只是新能源,半导体、消费、医药等都会在2022年有一些自下而上的机会。消费、天博综合医药,通过2021年一年的调整,出现了不少的有吸引力的机会,但是目前看,可能不是行业整体性的机会,以个股自下而上的机会为主。甚至包括一些传统行业,比如建材、轻工等,如果景气开始恢复上升,性价比还不错,也是可以自下而上去挖掘的一些机会。

  此外,站在目前时点来看,经过大幅调整的港股大部分的利空因素已经被充分反映在股价里,天博综合有助于投资者从长期角度去挑选个股。

  澎湃新闻:能否分享一下个人的投资逻辑?随着内外部环境的变化,你的投资方法有一个怎样的迭代过程?

  杜猛:从业这么多年,我感觉在投资理念上有所坚持、同时也有所突破。权益投资更多的还是投资这个时代优秀的行业和上市公司。顺应时代的发展,寻找景气行业中的优质企业,通过业绩的增长为组合贡献超额收益,这是我始终坚持的。

  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,和以前相比,组合中单一资产的集中度降低了。我希望能够把行业集中度控制在一个适度范围之内,这样组合的波动也会下降。降低组合波动率的同时努力增厚超额收益,这样投资者的持有感受也会变好。简单来说,我现在更愿意去做一些长期的事情,而不是短期投资。

  具体到选股上,我认为,首先是要选对行业、赛道,行业,要选到蓝海,不要去红海,尽可能的在这种高增长行业里面去选择股票,才能有诞生更多的成长性的公司或者牛股的可能性,这是第一个要点。第二,选择好公司,有几个标准,一是经营效率高,必须在财务数据上表现出其比竞争对手要高一些,最主要的体现指标是ROE。二是公司的创始人或者管理层是否有进取心和执行力,坚定推进目标。

  杜猛:中国资本市场已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。当前包括MSCI在内的国际主要指数提高A股的纳入权重,长期来看,外资持续流入将成为趋势。未来五到十年,国内权益市场将成为海内外最有吸引力的大类资产之一。

  一方面,中国的经济结构开始转型,大量优秀上市公司处于A股,包括国家支持的科技创新型企业。这也是我们看好A场的一个最主要原因。